我覺得這裡的問題是最沉重的,我一直不太想在這裡發言。像監獄裡面的幾個人,是完全沒有明天才會採取這麼極端的方式,最後又自殺,但我們的社會竟然完全無感,制度上面沒有因為這件事情做出改變,真的是很無奈。刑期無刑這句話,刑罰的目的是希望以後不要有刑罰,刑罰的目的應該是社會化,如果是像剛才惠敏老師講的,以消滅為目的的話不是刑罰,如果我們社會的人心是這樣去看待犯錯的話,整個國家的改革很難去進行。法官其實就是要告訴人民,沒有救不起來的人,只是我們願不願意去救,這時候人們反而把法官當成恐龍,這是社會上的一個最深沉的落差,一個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