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一下這題提問的狀況,網友提問的時候他覺得很奇怪,法律不正當提大法官釋憲又沒有好好處理,所以覺得法律的問題也應該被好好討論,司法官在發現法律的問題時是不是有管道去修正?大概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