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組織法五十七條有規定,這樣說好了,最高法院憑什麼在判的東西挑了一些東西說它們是判例?全世界沒有這樣的制度,這真的是台灣獨創的制度,讓最高法院取得比立法者還要高的位階的制度。法官說出來的就是法律,最高法院說出來的就是沒有人敢去質疑。本來最高法院說的話用審級制度來看就是最重要的,但又在某些判決中挑出一些判決的幾段話,甚至還可以改文字變成一個像法律的東西,嚴重的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所以後來才會有法院組織法57條。大家都不知道事實是甚麼,也套用那個要件,變成台灣另外一部法律,判例是法官心中的憲法。

我也聲請過法院組織法57條是違憲的,這根本是司法權去侵犯立法權,可是實際上不是這樣大家都這樣。所有經驗的律師法官都知道,只要有人找出判例是這樣這個案件就結束了,時間問題這個留給別人處理。這個成因的部分可不可以改一下,因為法律有問題這邊下面就寫說法官的狀況,下面法官的狀況是不是要改一下,是法律本身沒有問題,法官解釋或適用法律有問題,為什麼?法官的狀況就是這樣是後面這些,原則上我都贊成,我甚至可以加很多很多的東西,我甚至可以信手舉來很多判例很多不合理的,大家都不知道我們都是判例支配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