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個案當中,這個要適用的法律有問題,這個判例決議有問題,事實上要知道哪些法律不正當,普遍來講有困難,我舉一個例子,大家想想看,如果妳騎車在路上,有人從後面撞你,你受了一點非常輕微的擦傷,對方也是,是一公分乘以一公分的瘀青,人家從後面撞你所以你都沒有過失沒有錯,雙方都覺得沒什麼。你剛好有什麼事情急著要離開,抱歉你肇事逃逸罪構成,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這個法律有沒有正當,當然不正當。林佳龍立委把它改成致人於死或重傷逃逸者,比較明確,如果重傷或死亡你不能逃要留下來,但是經過那個朝野協商之後,法務部意見加進來以後就變成致人死傷逃逸,但一般人可能很多都不知道,這樣是肇事逃逸。社會上很多人覺得肇事逃逸很可惡,但實務上有很多是非常輕微的,又會有人說怎麼輕判的那麼多,緩刑的那麼多,這實在是立法的問題,個人之前也提過聲請釋憲,但到目前為止還在排隊當中,還沒被不受理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