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很喜歡罵法官恐龍法官,如果判決出來民眾無法接受,就說法官是恐龍法官,我可以馬上再舉一個例子。我們都說通姦一定要抓姦在床,於是我們有好多的判決,甚至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書,都說兩人已經脫光衣服在床上了,只要還沒射精,甚至是口交,只要口交但不是性器官的插入就不構成通姦。這樣的判決一出來民眾就罵這個法官就是恐龍法官,這個問題的連結是什麼?法官之所以變成恐龍,就是大恐龍-最高法院法官害的。

我講的通姦的這個見解同樣是最高法院的判例造成的,很多法官在試用判例見解時不知道他在用判例,因為以前最高法院在解釋強姦罪的時候,姦淫的解釋就是要性器官接合,因為強姦罪有所謂未遂,什麼時候未遂?沒有接合的時候就覺未遂,因為通姦罪也有一個姦,通姦罪239條就必須用強姦罪的性器官接合,但通姦沒有處罰未遂,所以只要性器沒有接合都不罰,法官都沒有想過他在適用錯的判例,就這樣用下來,所有司法的實務者都這樣說。但239條有這樣規定嗎?怎麼解釋出來的?恐龍解釋判例出來的,很多案例像剛剛凶器的案例,法官是都依據恐龍判例判出來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把整個制度的從重點抓出來,重點就在最高法院。不只人的改變,還有文化的改變、制度的改變,還有判例文化的改變,因為法官永遠心裡想的是,判決是寫給上級審看的,因為法官一樣會有升遷的問題,所以這個東西是連結法官為什麼會變樣變成恐龍?是背後有一個大恐龍造成這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