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只能上訴解決,越上級審法官越保守,為什麼會有民眾不能接受法院判決?就是因為上級審的見解是這樣的。司法院發新聞稿和民眾說如果有不同意見可以上訴解決,這是不可能的,本來這就是從上面下來的見解的話,上訴不可能改變,本來比較可能改變的法官就是在基層法院。當大法官之前要放寬讓法院的法官也可以聲請釋憲時,是規範在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七條,是說讓最高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可以聲請釋憲,就是終審法院才可以聲請釋憲,這個法律通過後三年根本一件案件都沒有,因為終審法院法官根本不會聲請釋憲。第一部分是本來就沒有憲法的訓練,還有是倫理跟階級的觀念,最高法院的庭長會想說我第幾期畢業的你第幾期畢業的?大法官連期都沒有,大法官只是學界來的,結果大法官透過371號解釋放寬讓各級法院的法官可以聲請釋憲,大部分聲請釋憲案例全都是第一審法官,第二審很少,最高法院根本沒有,因為他也不可能去說自己的判例是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