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大部分人民在哪裡?每次死刑的案件一出來,結果法官沒有判死刑,第一你完全不明瞭整個案情的來龍去脈,然後就跟著罵。再來就是法律它就是代表司法權,司法權其實最重要的就是保障弱勢的權利,這個本來就不是多數人會關注的,多數者的權利誰會關注?立法權要票,他就很容易去訂定一個保護多數人的法律,少數人只剩下法官能保護,這時候要去看名義是不是偏離了人權?偏離了憲法、普世的價值?只憑著直覺去判,這個就是法官要去做檢討,這要做出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