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聽下來,其實錢法官的其中一個分析的成因是不是還有一個法官的狀況,應該要去說明的是現在的整個法官的職務裡面這個不同的職等之間升遷的問題,才會是造成我們的基層法官無法挑戰上級見解的其中一個原因。另外一個我的想法是,今天這樣聽下來我有意點跟錢法官有點不太一樣的想法是我們的民眾會去責難法官作的恐龍判決,或多或會是因為民眾會去期待法律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的說法。

但實際上司法體系的每一個角色都是在職位的侷限裡面,不管是審查,不管是找出問題所在然後去判斷真實,有沒有去盡他職位的可能性而已,每一個角色都是這樣的話,本來就很難去期待整個司法體系合起來可以成為一個正義的化身,我也在猜想,是不是很多時候在司法體系裡的每個角色以為自己在執行正義,其實我們只是在執行自己的職務的極限而已?認為自己是恐龍法官的想像,應該要去破除,不只是民眾要有更進一步的法律的想像,也應該是法律體系裡的工作者要去改變我們的心態。其實如果體認到這件事情,對自己的壓力也不會那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