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之前大家一直在批評司改國是會議都是關起門來,都是法律人在討論。要改變這個現況,政府辦的就要找多一點,像是弱勢族群中各個不同身分的人,才真正有可能聽到人民對於司法改革的意見,可能也不能只辦一次而已,不然一定又是大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