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司法國是會議能做到擴大參與,讓法律跟非法律人之間能夠有很好的對話溝通的機會,而且問題要先釐清,才知道要做什麼,不是一天到晚說要做甚麼,都搞不清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