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上,會期待不只是當天去進去討論的過程,而是討論的前跟後是能在社群裡面引起討論的,不是只有法律人和被保障的弱勢族群參與。第二個是不要太快的進入到程序的修正跟討論,是不是有機會能在哲學層次的問題,像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刑罰?什麼是罪?我覺得這才是我們去建構什麼是我們的司法系統,在社會中要型塑什麼功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