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杜案於本件聲請裁判之標的,如釋憲聲請書所載。解釋標的有三個:第一是「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第2條第2項之規定,這條規定排除「戒嚴時期應受非屬內亂外患或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而受判決者」受賠償之權利,我們希望鈞庭就此做憲法判決;第二是本件目前繫屬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中,本件適用「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第15條之1第1款之規定,參與同一原因事實之行為人中,有部分行為人屬該項受裁判者為要件。我們認為過度限縮人民依憲法第24條所保障之國賠請求權,亦請鈞庭做違憲判決;第三是請求鈞庭對司法院釋字第477號解釋,有關方才提到之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裡面只針對涉犯內亂外患之案件的權利回復為相當補償之規定,認為這樣做法屬立法裁量範圍,並不違憲之見解,亦請鈞庭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