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聲請書所載,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與杜案相同,是「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第8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若聲請補償時,發現觸犯內亂外患罪確有實據者,不予補償。這樣的規定,我們認為牴觸權力分立及自由民主憲政秩序,請鈞庭判決其違憲;第二部分是國家安全法第9條第2款,其規定在動員戡亂時期之案件,於解嚴後可透過再審或非常上訴方式進行審理。此規定阻卻一般人民透過一般上訴之方式提起救濟,侵害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國家安全法第9條第2款曾被釋字第272號解釋認定違憲,因此聲請鈞庭對釋字272號補充解釋:同時宣告國安法第9條第2款違憲、第272號解釋之結論也應予以變更;最後是具有實質關聯性之舊中華民國刑法第100條第1項,關於內亂外患罪之部分,其結合的法律效果為懲治叛亂條例第2條第1項,唯一死刑之量刑。此二法規過度侵害當時有特定思想人之思想自由,及憲法第14條保障之結社自由,接請鈞庭裁判,判決其違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