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就本件聲請標的部分,是否涉及如何請求,如同李念祖律師方才所言,聲請人方認為此議題與鈞庭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之間的管轄權限分配有關。本件特別之處在於類推適用模擬憲法法庭法第50條之規定來提出聲請,相較過去模憲字第2、第3號判決,雖以判決形式做成,但判決主文均是針對聲請方所提出有違憲疑義之法律本身做出違憲判斷。本件雖未用盡所有救濟途徑,但鈞庭已做成受理之裁定,是否能請鈞庭就此點進一步闡明?即,在本件尚未做成終局判決的情況時,鈞庭是否有權限直接代替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對本件個案做成補償與否之判斷?抑或是,鈞庭權限僅限於,命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依聲請解釋標的是否違憲之判斷,而為後續之裁判?請鈞庭進一步闡明。聲請方會依鈞庭之闡明來進行補充。另孫大法官提到,本件聲請提到希望就釋字477號解釋進行變更,而在理由部分則又提到釋字272號一節,鈞庭是否能同意聲請方就兩號解釋之實質關聯,再以書狀捕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