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一回應幾位提問。首先,針對廢棄的法律進行審查,予以宣告違憲並非首例,例如釋字第717號解釋以及第659號。司法院大法官過去就曾對於已廢棄之法律宣告違憲,為何會這樣做?誠如李念祖律師所說,廢棄法律所衍生之法律狀態是延續的,違憲狀態依然存續中,並不會因為法律被廢棄,而就失去被檢驗其違憲性的必要。本案在聲請書舉出一原因案件李媽兜案,李媽兜的後人曾聲請補償,但補償基金會認為李媽兜曾著手合於舊刑法第100條之要件,不符合補償條件。此違憲狀態至今仍然存在,必須檢驗其合憲性,當憲法法院作為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守護者時,這是一個相當重要之任務。回應李念祖律師意見,針對溯及效力的部分,印象所及,只有釋字499號解釋,針對第五次修憲之條文使其溯及失效。但司法本來就是面向過去的,即,所有案件都是在過去發生、所有法律都是在過去形成,本來就或多或少具有溯及效力。尤其是釋字177號解釋,更容許原因案件得針對宣告違憲之法律而提起再審或非常上訴,大法官解釋本來或多或少就有溯及效力。而轉型正義無非是透過現行自由民主憲政精神回顧過去違憲與不法國家形成之狀態,因此舊刑法100條、懲治叛亂條例2條1,綜上所有理由,都有檢驗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