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請書上雖然敘明其所引用之法條及其根據,但關係機關方認為,繫屬中之案件,在目前已有法院審理之情形下,由大法官對於繫屬中的案件做出解釋,對於繫屬法院之審判,在法規適用上是否會有影響?若適用法規違憲,效果為何?是由大法官做出包含救濟方式之結論,抑或是違憲之後的建議方案?這樣的意見對於行政法院實質審理案件有甚麼樣的效力?爭議仍然存在。希望鈞庭對於全部受理的決定提出完整的依據,讓關係機關有更完整意見進行回應。站在關係機關之立場,基於法安定性,本案仍在繫屬中,仍應依現行法律規定進行審查,除非窮盡所有救濟程序而不可得,再聲請釋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