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對於抽象規則做出解釋時,應該是從未溯及。釋字499號解釋,亦是宣告自解釋日起失效,唯一會發生溯及時,是該個案得透過再審等途徑救濟。當大法官做成抽象解釋時,嚴格來說其並非司法權而係立法權,因為司法權只針對個案。規則最重要是對於將來,因此規則從何時失效、有何效果?應予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