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黃國昌案訴訟代理人。若舊刑法100條與懲治叛亂條例第2條第1項不作為訴訟標的,對於聲請案件有何影響?請闡明實益與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