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刑法100條及懲治叛亂條例仍應審查。補償基金會發放補償金,即適用補償條例第8條第1項第2款時,皆是以舊刑法100條與懲治叛亂條例第2條第1項作為實體法認定,即,是否確實構成要件該當,決定了是否發予補償金。因此在個案適用上,有其關聯性。若不宣告上開法規違憲,對於基金會在補償金發放的個案認定上會有所疑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