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爭點第13點提出之五個問題提出回應。第一,「動員戡亂臨時條款」、「憲法」與「戒嚴體制」之關聯。我們認為,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部分取代憲法內容,違反憲法對於權力分立之規範,等於破壞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起始,戒嚴體制即是建立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之上。因為這樣的基礎,戒嚴體制才有辦法持續達36年。第二,我們認為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不該當修憲行為,即使大法官後做出其具有實質改造憲法內涵的決定,惟因二原因,其無法該當合法之修憲行為。第一是其非完全取代憲法內容,而僅是部分、暫時性的修正,其二是削弱立法權監督之可能性,對於我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造成一定的破壞。第三,針對1954年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繼續適用之決議,聲請方之意見,與1948年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制定時之態度一致,即其並未修憲行為,縱認其有使憲法條文無法施展之效果,亦因其當時並未符合國民大會表決之人數要求,及其造成立法權無法監督狀態之延續,因此違反憲法對於權力分立秩序之規範。第四,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與本聲請案之關聯性,我們認為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出現,是對於中華民國憲法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開始性的破壞,其造成戒嚴體制可以繼續延續,以及戒嚴體制之下,適用於本聲請案中的法令,可以有效對當事人發生作用之原因。第五,關於大法官在爭點表中所提到的釋字第31號、85號解釋之事實疑義,當時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及國民大會代表之所以可以延長任期,均是因其在面臨到無法決議,面臨一些問題時,請示當時的統治者蔣介石,取得一份蔣介石的許可而採取這樣的作法。這樣的做法後來分別送交給司法院大法官作成決議,以取得其在憲法上的形式正當性。最後則是對於本案原因事實的相關爭議,大法官提到本案當時做出部分不起訴之決議,因而詢問聲請方此一不起訴處分與本案事實之關聯,我們認為,若高一生之案件曾經普通程序而做成不起訴處分,而其理由是以欠缺證據證明其有犯罪事實,便可以看出普通程序與軍事程序有相當大之差異,且軍事審判程序在證據認定及調查上都有相當之瑕疵,以此做為我們主張當時軍事審判程序有一定問題,造成當事人權益之影響,有必要透過國賠來獲得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