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點第三點因係針對杜案所提訴訟標的之補償條例第2條第2項,這部分屬於立法裁量的問題。如鈞庭認為補償條例第2條第2項違憲,對於立法機關應做原則上解釋,而不是對於法條內容做具體逐一的說明,因為對回復義務的程度如何,屬於立法機關之立法權衡範圍,所以若宣告違憲是否做補充的立法,應由立法機關決定,不適宜由大法官會議提出釋憲後的意見,爭點三是否列於爭點內應再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