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庭必須確認解釋標的的嚴縝性,以杜銘哲案而言,繫屬高行的狀態,依照模擬憲法法庭法是否能受理,必須確認仍是對於法規範抽象的解釋,而非對於現繫屬高等行政法院的個案進行裁判。爭點的表述牽涉到做出憲法解釋的前提假設,這假設即是憲政秩序如何形成,必須注意合憲解釋相關法規,有效性多大,請鈞庭注意。為何會出現轉型正義,憲法法庭要處理的憲法秩序,若不能透過釋憲得到憲法秩序的回復,那轉型正義要如何出現在憲法秩序中。合憲性的處理要注意其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