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爭點七是希望雙方針對三個案例表示意見,我們認為逾越聲請案標的範圍,建議剔除。但若所提三個個案是舉例,討論國家基於民主憲政秩序在轉型正義下應回復之義務範疇,那麼我們認為其與爭點三和爭點四的範圍亦有所關聯,在這範圍內,聲請方也會針對其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轉型正義範疇以及國家責任範圍等議題進行相關說明及論述。針對爭點八,畢竟爭點是指兩造認為有爭執的要項,若爭點八呈現的是與本案相關的那些立法例值得鈞庭參考,我想不會有所爭執,相信對造也是,對於爭取鈞庭做出違憲判決的範圍內,本來就會盡力提出立法例、相關理論等等供參考,那是否還有必要列為爭點,請鈞庭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