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擬憲法法庭各位大法官、與會朋友大家好,針對機關方所提出來的幾個論證在這裡簡單回應。誠如審判長所言,我們的程序事項早就應該在上次程序庭的時候就已經處理完畢了,也已經裁定受理,這部分或許不應該在今天這個場合針對程序上的事項予以爭執,這可能是聲請方這邊希望機關方特別注意這一件事,今天應該針對實體的爭點來進行充分回應。

針對剛剛機關方提出來幾個實體爭點論證簡單回應:

第一,有關於轉型正義的憲法基礎,誠如釋憲聲請書所載,轉型正義的憲法基礎來自於回復我國自由民主的憲政秩序,來自於1940年代動員戡亂時期動員戡亂臨時條款設置之後,我國持續進入一個平行於憲法之外的不法國家狀態。在這個不法國家狀態之下,其實已經對於憲法的核心價值自由民主憲政秩序造成非常強烈的衝擊及傷害,因此我們的轉型正義理應在恢復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資料之下重建轉型正義工程,大法官理應理解在法院轉型正義工程當中,大法官應該作為領頭羊的角色。

第二,這部分回應到剛剛機關方所提出來的第二個論證,也就是所謂立法形成空間的部分。聲請方認為在恢復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如此迫切且急迫的要求之下,其實立法形成的空間,本身應該不存在的,也就是說有一個憲法上的應然建立,要求我們的立法者必須遵循這樣的建立去設置相關的轉型正義工程。進一步,如果立法機關沒有辦法達到立法水準的形成,我們的大法官應該勇於認識去指出這一個立法上面的措施,其實本質上是不足的,所以在這裡可能並沒有所謂立法形成空間可言,即便有,也非常小。

第三,機關方提出來說在非常時期國家有特殊的處置,這部分或許不需要再多言,因為釋字第567號及釋字第499號都非常明確告訴我們,即便是在緊急狀態之下,國家應該遵循應有的行政規則,包含了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所內含的四個原則:國民主權原則、民主共和原則、基本權利保障及權力分立原則,這四個是不可破的界限,如何說在這種非常狀態之下,國家容許做這一件事,這部分或許是聲請方非常快速的回應。

最後,針對機關方所做的幾個程序上的事項勉強回應:

第一,有關於我們的補償條例第8條第1項第2款,是合乎修法未果要件,顏委員提出來的修法案件當中並不是只有針對第1款,第2款的修法是直接刪除,所以這部分已經合乎修法未果的要件。

第二,有關於國安法的部分,其實在第九屆的立法委員也曾經提出修法的程序,已經合乎修法未果的案件。

刑法第100條及第2條1在過去動員戡亂時期對於人權非常嚴重的法規,這部分更是有必要透過憲法解釋的方式予以排除,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所殘留下來破壞自由民主的憲秩序、破壞基本權利的狀態至今仍然存續著,一個法規一旦廢止或修正之後就沒有受理的必要,這部分還是有賴於憲法法庭勇於認識。我們希望在轉型正義的工程之下,司法院大法官可以執掌著憲法守護者的地位,可以讓轉型正義工程可以更順利往前推進,以上是聲請方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