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非常榮幸能夠來到這裡,我今天希望能夠對大家的討論有所貢獻,我已經聽到我們的聲請方跟機關方的陳述,在這邊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就像其中有一位有講過每一位都有自己特殊的背景,當然這樣說沒有錯,可是其實各個不同的國家在轉型正義的追求上也是有共通之處。

所以我要回答的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我們轉型正義是不是能夠加強我們對維安及警力部門有更深的信任,是不是也能夠降犯罪率,所以最重要的問題是這一種刑法正義,不是能夠真的帶來正當及能夠維護一個轉型正義的國家。

所以,我要接著來回答這幾個問題,在我開始之前,我要先講下一個過去歷史案件。我來自於德國,在1978年的時候,曾經有一個人在媒體上被公然指控,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以軍法官的身份在挪威判了一個年輕的士兵死刑,並在大戰結束後,親自監督死刑的執行。這位年輕人就是德國當時的首相,所以在那時激起軒然大波的討論。討論的過程中首相說「當時公義的事情,現在不可能是不公義的」,所以他講完這一句話之後他,必須要辭職。這個事件也啟動了檢視當時法官做了什麼事的程序,使我們有辦法避免這一些判刑的事實,也能夠補償我們這一些受害者及其家屬。公開認為其實當時法官作出了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是個糟糕的法律人,糟糕跟恐怖在德文是一樣的意思。

現在跟大家分享結束了,我要系統性的說明內容,在國家當中有非常多共同之處,在追求轉型正義的過程當中,所以我們也可以看到這個地方的維安使用了極端權力,使用不法殺戮或者是強迫、失蹤、凌虐,或者違反程序正義的行為,或者是違反囚犯跟人權,所以聽起來刑法是非常重要的。轉型正義發生什麼事情?當然要重新建立正當性,同樣也要建立信任,再來要能夠降低這一些違反人權的事件,同樣也要加強能夠法治的態度,因此在轉型正義重要的任務,就是要能夠重新建立法治,一般來說我們的機構當中也要維持穩定,所以轉型正義是非常重要角色且必要的程序能夠帶來社會安定並建立信任,讓人民能夠重新信任警力及維安。

在進入臺灣之前,我想先講一下臺灣的案例,比如像暴力的其他近況,我有看其他轉型正義的機制,在不同民主政體中的發展,我特別看到臺灣與亞洲的情況,看之後的未來發展方向對不同民主政體有什麼樣的影響。我也看一下臺灣未來的發展方向,之後我會再讓大家問問題,這邊是技術一些性的問題,我提供的是一些資訊,我非常努力很精挑細選七十八個國家都是經歷了轉型正義的國家民主國家,短時這一段涵蓋範圍是1974年到2011年,這一段時間從有轉型正義實行後五年、六年到十年、一到十五年,所以從第一份的檢視結果來看,可以看到轉型正義後五到十年的發展。第一個是對於警力的信任跟維安的信任,我沒有看到兇殺案或者人群間的衝突,或者是國家的暴力,或者是警察暴力,或者是可以控制腐敗的程度,可以看到臺灣相對來說,其實司法體系五在至十年間期相對來高,但是也可以看到兇殺案滿高的,在那時國家暴力程度已經很低了。

如果看這一個轉型正義後十年,這邊對警察的信任程度,這邊的數字是我沒有,但是我以看到暴力的事件降低,還有國家暴力的事件程度非常低,也表示非常好,所以對於司法體系的信任,將在亞洲國家來說都很高。

另外,對於暴力的控制、腐敗的控制,平均來說信任度都滿高的。所以表示臺灣人民對於警察及司法信任相對來得高,可以看到臺灣這邊有特別好的紀錄,國家的暴力已經降到最低了,如果是腐敗的話,數字是也差不多的,所以臺灣的紀錄很好,這邊對司法體系有相對高的信任,臺灣對於警力跟司法系統的信任程度相對來說都是還滿高,接著是國家的暴力降已經低到很多低程度。再來是腐敗的控制,信任度也滿高的。

所有國家的話,我們可以看到這些轉型正義中的國家,其實他們的信任度都滿低的,在轉型正義後的國家幾乎會50%的人口,可能五年之後他們對警察的信任度會增高,但之後降低,台灣也是一樣的模式。轉型正義第一年實施之後,對於司法體系會增高,之後會逐漸降低。但跟臺灣不一樣的是,其他國家暴力事件其實都很高,臺灣改善的唯一一項是反貪腐行動,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對於這一個司法體系的信任在轉型之後,其實並沒有大幅增高,在這一頁上面,你可以看到臺灣的數據其實是有增高的,上面是民主程度的衡量,再來是民主程度慢慢變成成熟民主國家,在2000年的時候,你可以看到國家暴力事件降低,同時這一個信任程度也慢慢降低,所以對於司法體系的信任也降低,國家民主的情況是成逐漸熟的。

再來,我們逐漸成為全球民主國家的道路之上,國家的暴力情況會減低,代表這一個民主化的過程,其實並沒有辦法直接變成對於維安體制跟司法體制的信任跟正當性的維護,在轉型正義過程帶來的一些影響,所以這邊是有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在這邊其實可以看到雖經過轉型正義的努力,可以看到對於警察信任的態度沒有太多的影響,甚至講到對於司法的信任來說,也沒有太多的助益,如果沒有轉型正義程序的話,反而對於司法體系的信賴會稍微增高。

接著是法治來看的話,這個由轉型正義的程序實行之後,會增加法治程度是有改善的,對於全球的國家採樣來說都是有所改善的。在亞洲的確有一點改善,但是它的效果並沒有那麼顯著,這一些數字可能還不是很足夠,但是我可以說在亞洲還是有一點改善的。

結論來說,對於警察的信任沒有影響,對於司法體系的信賴也沒有提昇,特別是在90年代的時候,在2000年轉型正義國家的司法信賴度也沒有顯著提昇,對於法制也沒有顯著提昇,在亞洲也是一樣,所以在亞洲我選了幾個國家來看,通常都被列為民主的成熟國家,第一個是印度跟日本,轉型正義中的國家是南韓跟臺灣,可以看到對於警察的信任程度,對臺灣來講是降低了,但是基本上其他國家也是一樣——南韓也是。

兩個民主國家的信任程度是增高的,其實還滿令人驚訝的,特別是在印度,我必須說他們國家的暴力程度是相當高的。接著對於司法信任程度來看的話,可以看到兩個轉型的國家,對於司法的信任度是降得更低。我沒有相對應的數字,不過你可以看到這邊是趨勢下滑,再者是國家的暴力,綠色線代表臺灣,臺灣的紀錄是最有優良的,特別是這一群,考量到臺灣民主的發展來說還有國家暴力的情況,我認為這個紀錄是非常了不起的,甚至放在全球來比的話,都是非常優異的。對於警察的信任程度在臺灣也是降低的,在兩個國家當中轉型過程中對於司法也是降低的,對於國家暴力的情況來講,臺灣的紀錄跟其他兩個國家來比是更好的,我不曉得還有多少時間,我還有時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