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Susanne Karstedt您的專家意見。

也注意到您的調查中間上有一些資料的限制,所以有一些是初步性的,您的結論是有時轉型正義的工程對人民信任度沒有太大幫助及提昇效果。

我想要請問您:對於用社會科學方法來做這樣研究的重要性及貢獻,你們如何評價對於轉型正義的貢獻?特別人民對於司法或警察信任度的提昇?除了這一些方面之外,有沒有其他的指標是我們可以去看轉型正義對於民主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