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鑑定人Susanne Karstedt的專家意見,也謝謝您來臺灣,我的問題是:

第一,您提到亞洲許多國家在轉型正義上的努力,他們實際上做的是什麼事我們相當好奇,比如像南韓,南韓是通過什麼程序、措施來實踐轉型正義的追求?這一些是不是考慮他們有不同轉型正義措施的話,如何比較?依照您的意見,轉型正義只是一個工具去增進人民特別對於司法的信任度,我們如何找出實際上具體的措施或者是增加司法信任度?在哪一個模式方面、哪一個模組,如果司法過去做了一些冤錯,有一些案件不正義是司法所造成,如果運用補償的程序是否足夠,依據您的意見僅對於受害者提供補償,是不是足夠冤錯案件來作為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