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要是從德國的經驗來處理這樣的問題,有一些是從國際上的追訴,比如德國在1949年之後,對於犯罪的追訴,它是停滯的,1949年之後德國一開始也是從補償開始。在1951年直到2000年初,德國做的補償是很長的時間。在1960年開始對於過去案件整個審視重新,共同來做的是一系列的整個措施,這一些可以同時來做。我並不認為有一些標準的程序或者是標準的模型,有一些進程是成功的,有一些進程仍繼續在做。補償當然是去處理過去不正義的方法之一,特別是針對冤錯案件或者是司法過去所造成的不正義,是特別適合的,否定司法過去案件其實是一種侵入,當然這個對過去司法案件的審視可能相當困難,我希望這樣的回答是足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