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鑑定人Couso教授的鑑定意見。依據文獻,智利基於政治因素強力並迅速推動補償計畫。請問智利如何實踐補償措施?如何在補償受害者、財政預算限制和平等原則間達到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