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的問題。

智利轉型正義的過程是很典型的一個例子,我們當時社會情形非常複雜,因為當時即使在轉型正義開始的時候,當時的軍事掌權者仍然繼續掌握八年軍權,這在前四年是由艾爾泍(Aylwin)擔任總統,當時他追究過去的責任上,非常小心,甚至大家很清楚說如果轉型正義太過頭的話,可能威權會復辟,因此當時在轉型正義過程是非常謹慎。

轉型正義是先從真和會開始,真和會的過程當中也不敢具體指明說誰是加害者,真和會並沒有法律的基礎,而是由掌權者所開始。一開始的時候,只是針對於一小部分指定的人,當時國家經濟財政是困難的,本來建議的賠償金額是50萬智利幣,但是真正付出去只有24萬,所以在補償方面我們有很多工作要趕上的。

在心理層面方面,有數以萬計的人,也有很多消失的人,受到凌虐的人需要醫療協助,他們也需要重新回到學校繼續他們的訓練,所以這是對於人民一種生活的打擾跟中斷,把它恢復過來,因此在智利轉型正義推行上是非常逐步的,整個大環境也是在改變。在1999年的時候,智利Pinochet將軍在倫敦受到逮捕,這時使轉型正義往前帶進了一大步,這是我願意回答特別關於補償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