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問題的脈絡下,想請教一下鑑定人Javier Couso,智利經驗上在轉型正義的前期剛剛有提到其實是非常小心,因為非常擔心軍人會再次掌權。不知道在這樣的轉型正義的過程當中,對於轉型正義中的司法角色在做判決時,是不是也會有這樣的思考?也就是如果今天判決做下去做得太多,會不會有政治上的效應?是不是也得要等到如您剛剛所提公民社會支持度夠高的時候,那個法院才會比較勇敢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