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見是在權力分立的原則之下,司法部門或法院應該不要考慮威權體制復辟的問題,因為這個是政治部門要考慮的事情,政治部門應該考慮這一些政治的因素,法院是一個獨立的部門,法院對他做不利的判決,他會很難說這個人為什麼不應該做,但是即使對法院來說,一開始就對Pinochet下手的話,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所以這一件事到底是行政部門或者是立法部門來考慮的,行政部門或者是司法部門是治理的一環,不要講過頭了,因為這是非常特殊的智利情形,有威權復辟的問題、威脅其實是非常特別的,有八年的時間。當時Pinochet有兩次是虛張聲勢,2萬軍人上街,沒有給任何的理由,也就是在街上這樣走,大家擔心是不是有一個新的軍事政變,也就是有一些社會上的威脅性,但是對於司法來說要不要考慮這個?因為司法具有獨立性、獨立於政府,應該要施行法律的,應該不要把政治情勢考慮進來,值得商榷。這是我個人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