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Goldstone法官的鑑定意見。在杜孝生案中,其中一個主要的爭點是對戒嚴時期受害者金錢補償的範圍。我以下的問題將會著重在補償計畫的實施,希望Goldstone法官可以基於南非轉型正義的經驗,給予我們建議和意見。

依據文獻,南非的真相調查委員會提出一份建議補償的受害者名單,同時並對在名單上的受害者承諾會給予持續六年、每年大約3500美元的補償金,總計將補償2萬5千名受害者,合計約6億4千萬美元。然而,實際上南非政府最後補償的受害者人數,卻低於補償名單人數的六分之一不到。

以下問題想就教於Goldstone法官:南非是否將補償計畫作為轉型正義的首要政策?是否補償機制,尤其是金錢補償,對轉型正義進程會帶來正面且有效的影響?對於南非政府原先承諾會補償,但實際上未受補償的受害者,是否在實施補償政策時有違平等原則,並且對他們帶來二次傷害?最後,如何在補償受害者、財政預算限制、以及平等原則間達到平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