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您這重要的問題。

南非真和會在對於受害者補償方面是失敗的,南非真和會有三個次委員會,其中有一個是關於受害者的補償,他必須要找出受害者,是說應該在六年的期間,每個月要得到3,500美元的賠償,但是就如你所說,並沒有得到這麼多的賠償,這其實是一個困境,對於任何要做轉型正義的政府來說是個困境。過去的加害其實不是一個新政府所做的,而是舊政權所做的,比如曼德拉政府並沒有做這一些侵害,但是新政府的財務上卻是吃緊的狀況,數以百萬計的受害者在經濟上是拮据的,沒有住居、沒有食物跟水,因此到底要如何找出優先順序,這在轉型正義工程中非常非常困難的問題,這在臺灣也是。

對於受害者的賠償,而加害者卻是過去既有的威權政權,到底加害者有沒有給予應有的賠償,即使經過了很長的脫離,受害者會覺得沒有受到應得的賠償,這其實是立法部門及行政部門所要認真面對的問題,也就是如何騰出預算來做這一件事,並不是法官要來處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