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可以透過政府的道歉?比如建立和平公允方式,以達到平撫民主的傷痛或者是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