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金錢補償之外,在南非真和會的經驗下,最大的是給我們一個單一版本的歷史,這個是非常重要的,對於現在的世代、對於未來的世代來說。如果沒有真和會的過程,我們會有兩個歷史版本,一個是受害者的歷史,因為受害者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麼對於大部分的白人來說,他們會忽略受害者的歷史、忽略了加害者的作為、歷史,他們可能會捏造一些事實來拒絕過去所發生的一些事。大部分的白人都會傾向相信捏造出來的一個版本,所以真和會的過程,當時他說必須要逼迫他們眼中的怪獸,而且是國家體制的加害,有數以千計的人是加害者,這可以從真和會的過程中,可以產出類似接近於真實發現真相的歷史,因此從國家來說,就是因為要面對過去,去正視過去所忽略到有色人種所面對到苦難,唯一的版本歷史是真和會過程中間所產生一個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