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你跟Couso教授都有提到一個在緊急狀態之下是有一個不可撼動人民的權利的界限,在國家躍過這一些界限的時候,是否受害者能夠救濟或獲得賠償,特別是緊急狀態下的人權受到侵害時,要如何救濟、獲得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