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的是,在大部分的國家在緊急狀態之下,緊急狀態其實沒有授權,也沒有讓這種犯罪式的行為合法,並沒有這樣的授權,所以並沒有授權政府可以折磨人或者處以死刑,其實在軍法之下,理論上來說還是有秩序的,人民也還擁有基本的權利,當他們在基本狀態之下,如果基本權利受損的話,他們在新的憲法下是可以採取行動的。因此在緊急狀態之下政府是真空的,他們要求法庭來發揮他們的功能,也就是說在之前的案例裡面,當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時候,這一些獨裁的政權為了找到正當性,他們要求法庭不要介入;但在新憲法法庭之下,人民可以採取行動──對我來說的話,就像我之前講過,要提供證據來證明跟支持,以南非來講是非常困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