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教授,南非是一個有新憲法,也有新憲法法院的狀況,明確跟過去做了一個切割,不要讓舊的不法繼續,但是對於另外一種狀況,可能是臺灣的這一個狀況,可能一般大眾、老一輩的人不敢去談論過去所受到的侵害,新一代的可能對過去沒有很大的認知,因此總體來講,這個社會對於轉型正義不法侵害並沒有很大的興趣,以政府所選出來的民選政府來推動轉型正義的正當性何在?可能會跟南非很不一樣,想請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