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Zubik法官的鑑定意見。請問為何波蘭和其他後共產國家會選擇實施除垢法作為轉型正義的途徑?為何將實施除垢法、公開政府機密檔案和揭露特勤人員身分作為轉型正義機制的主要機制,而非以審判或補償受害者為主?2007年的除垢法擴大需表明自己與威權政府無關的人別,包含多種專業人士,是否可能違反憲法基本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