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切記在1989年當波蘭開始轉型正義的時候,當時波蘭是第一個國家,只有我們而已,我們其他東歐的鄰居國家還是共產政權統治之下,其他最大的是蘇聯,這個是當時的背景;即使我們當時能夠往民主的方向走,但是我們的周邊鄰居國家,他們仍然有自己的問題

第二個背景是,以當時的年齡層來說,二十五歲以上的人大概都受到共產的制度之下,或多或少都與共產政權有所牽連,他們也許可能跟秘密警察有過互通的關係,很多人跟過去的政權是有來往的,所以大部分的人民,當時在共產黨間與華勒沙所領導的團結工聯有一些秘密的約定,所以他們想要分享政治上的權力。所以政權的轉換,但是共產黨仍然在政權上也想分一杯羹,這在經濟上權力的分享也是這樣子,這是比較複雜的背景。

特別是蘇聯倒臺在1999年之後,問題的情況就不一樣了,波蘭剛開始轉型正義的前四年是相當孤單的,這是1993年9月我們的選舉,共產黨又拿到政權,所以當時有可能會終止所有的轉型這些努力。在1997年的時候,國會決定通過一個法律,促進我們承認在共產體制之下,過去有多少公務員曾經為秘密警察工作,所以當時整個社會上一個默契,你必須要出來坦白,把你過去跟秘密警察涉入的部分講出來,如果公開講、正式講,你才可以繼續來服公職,即使你過去在共產體制下做過公職或者是秘密警察的人,這是可以的,但是因為現在是民主程序,至少在資訊上面必須要讓人民知道你的背景。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轉型正義層面,波蘭的經濟在1989年是處於崩潰、不好的狀態,當時我們的負債很多,所以當時施政的優先順序來講,是要先處理經濟上及國債的問題,所以當時並沒有特別撥出政府預算去處理轉型正義問題,我們要處理更緊急的問題、經濟復甦,不是沒有錢而已,根本是負債,所以要處理經濟復甦等等,當時國家並沒有補償或者是賠償共產體制下受害者的預算。

大部分來講,對於過去為共產黨服務的人就責任追究方面,我們當然知道人民有權利知道真相,讓他們知道他可以確定是屬於受害者的地位,可以領取賠償的地位,但是光這一件事,國家就沒有預算做這一件事。現在已經轉型二十七年的時間,我們到現在還是有許多的波蘭人過去的財產被剝奪跟國有化,在這方面波蘭並不是一個好的例子,不論是西班牙佛朗哥政權或者是葡萄牙的後專制政權,大部分的國家並沒有大規模把人民國有化的情形,還是自由經濟的體制。現在很多國有財產,其實過去是人民的財產,是被國有化的,波蘭經濟的情況不一樣,波蘭的自由市場是在很後面才開始,所以在過去國有化侵吞人民財產是很重大的問題,但是我認為建立事實以及建立受害者,然後發覺真相可能是首要的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追究加害者責任的問題,接著才可能做到賠償受害者的問題,但是需要經濟的條件,我們也必須要記得的是,有一些人在共產給付之下是積極的反對者,他們的薪水或者是退休年齡等等,這也可以看成是一種損失,因為可能被迫提早退休,因此在經濟上遭到困難,在民主的體制之下,在自由經濟體制之下,工人受剝奪的經濟條件或者是受剝奪的僱用情況是不是損失,也值得考慮的問題,我不知道有沒有回答到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