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杜孝生案,聲請人主張政府為了發現真相應公開戒嚴時期所有秘密檔案。在波蘭,政府機關會蒐集並公布共產黨時期的祕密檔案,並揭露特勤人員的身分。然而製作這些秘密檔案時是否可能不法或有誤?甚至違反當時所應遵循的法律?是否適宜公布所有祕密檔案?如果秘密檔案公開的話,會不會對於當事人造成二度傷害?如何確定誰是加害人?是否揭露秘密檔案會侵害隱私權和歧視?是否可能流於政治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