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試著跟大家解釋的是,我們波蘭的憲法其實試著要維持民主體制,因為我們有採取這種非常手段,我們維持憲政民主的方式有兩種,第一種是透過程序,第二個是實體,所以我們只有特定的情況之下會採取非常手段,不過這些特定的手段或正當程序要能夠成立,要透過正當程序來做。考量這一些條件的話,表示如果他們沒有按照程序來做就是違憲,就算是議會、總統或者是政府高部門元首,深居高位的人在進入緊急狀態、天災時,甚至是戒嚴時期發生這一種狀態的時候,按照憲法來說的話,如果他們沒有任何證明他們違反這一些規定,其實是沒有辦法成立控告案。

但是你要記得這個是憲法的條文,任何情況之下,威權的政府可能又重新復辟了,可能不是透過法治來進行。我們會發現說憲法就失效了,如果又建立一個新的威權體制,而威權體制又崩解的話,我們知道有轉型正義的問題要處理,有多少的受害者要如何賠償他們的損失,如果有一群人想要違規、違法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因為總是會有人會違法,比如說像法律擋不住槍炮彈藥或者是坦克的侵襲,所以我們必須要維護法治,這是維護我們的權益,但是我們要記得盡全力去做,直到這些威脅推翻民主的力量,如果他們又再度獲得權力的時候,我們其實失去了自由,也會失去憲法的保障。

在整個國家的組織當中,按照憲法來看,照這樣來說憲法不會是問題,不會違反人權,不會有特別的非常手段,也不會有違憲的問題,因為也不會有法庭提供你賠償,因為在這樣的威權體制之下,法律就是靠他們來運作的,除非充分回復體制,否則沒有辦法,遊戲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