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第十點的鑑定意見,有一個問題要請教您,我們知道德國在統一之後,不管是統一條約或者是特別條例,對於東德時期的刑事判決是以違背民主基本秩序為由,全部加以撤銷。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在很典型的幾個案子裡,也運用了法哲學上的「Radbruch公式」來處理,這個部分跟您在鑑定意見第六點提到的「法官應該有義務要拒絕適用嚴重違背、侵害基本人權的法律」的見解很類似,可是我不太能夠理解,為什麼您的第十點意見卻是認為不適宜一舉勾銷在非常時期或者緊急狀態時期的刑事判決?這一點鑑定意見不曉得基於波蘭特別的憲法規定限制,或者是波蘭特別的經驗,或者是基於一般法學理論所做成的鑑定意見?請您補充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