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鑑定人,針對剛才您提到所謂採用國家賠償制度就可以解決目前的爭議,有兩點想要請教鑑定人:

第一,國家賠償事實上在權利救濟的層次一直是第二次的權利保障,對於剝奪了第一次權利保障,只給第二次保障,這是不是單純的立法裁量問題?還是說涉及到人民訴訟權剝奪的問題?這是第一個問題想要就教於鑑定人。

第二,當然在理想上我們想說這一些被排除在補償條例以外的人,可以尋求國家賠償法制度,您剛剛提出的障礙是第13條的部分。但是按照國家賠償法第8條的規定,事實上時效制度是從損害發生時開始的五年,就這一個部分就算是這個法庭做了變更解釋,事實上也沒有辦法容許其他受害的人再次循國家賠償制度尋求救濟,這部分鑑定人建議上會要求大法官直接宣告國家賠償的時效制度是違憲的,還是在做合憲解釋上針對這樣子的案例會另外提供他新時效的起算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