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我的意見沒有寫清楚,這兩個問題我在意見裡面都有交代:

第一,我認為聲請人受害的基本權其實是兩個,一個是訴訟權,一個是國家賠償的權利。訴訟權其實要主張對於人身自由以上被剝奪的那一個回復,已經被關了,如何能夠讓他不再被關?就是用國家賠償,當然可以用道歉或者是其他恢復名譽的方法,那都可以。但國家賠償是最基本的賠償。而且我講的第436號解釋就是在講訴訟權,也就是應該得到正常、合乎憲法秩序要求的司法審判權利,如果得到軍事審判的話,並沒有滿足訴訟權,這個是為什麼要給他普通法院救濟的道理,因此不足的軍事審判對他的訴訟權傷害,以至於造成他人身自由的傷害,就是要給予國家賠償的直接原因,我想我做這樣的回答。

第二,關於時效的問題,我認為大法官如果在解釋裡面,改變釋字第2號解釋,然後宣告第13條違憲,並且說因為第13條受阻礙的時效,應該從宣告違憲時起算,所有都可以放進來,而且這個有道理的,因為以前第13條妨礙了這一類案件的國家賠償請求,所以時效事實上是被剝奪的;當然更根本的問題是要不要賦予時效,那是國會另外考量的事。

現在國家賠償制度是給的時效,所以我說要跟釋字228解釋與第13條連結以後,如果大法官今天說第13條違憲的話,因為本來時效不能、請求不能,當然應該從變更時起算,這是一個個案判決,但是因為變更釋字第228號解釋違憲的時候,其他所有的案件都可以援用,這應該是一次就把兩次障礙都解除掉,這個是我個人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