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庭上的指示。

也想請教一下李教授幾個問題,也謝謝您的卓見。很清楚可以知道在於條例當中,本案涉及全面性的問題,不只是一個單純的立法裁量或者是司法能夠介入的程度。您對於條例本身,您認為是否有政治性的問題?當初立法者已經就全國的問題及經濟的問題,甚至在228事件的所有被害人都有陳述意見的集會,其實立院的一些報告都很清楚當初如何制定這個條文出來的,在這個情況之下,對於司法謙抑性的部分,是否有提出您的想法?司法介入的程度,就是一個謙卑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