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機關對李鑑定人的意見是相當贊同,只有一個小問題:按照鑑定人剛剛的意見是認為在這些不在補償條例明文規定的犯罪裡面,都可以最後回歸適用到普通法即國家賠償法的規定,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知道在補償條例有一個除外的規定,也就是在內亂、外患罪的情況之下,如果按照現行法律或者是證據法則加以審查,認為成立犯罪的話,這時仍然不受補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就其他犯罪罪名的話,回歸到國家賠償法加以適用之後,是不是仍然應該有補償條例第8條第1項第2款的適用?這樣有沒有割裂適用的問題?或者是在大法官憲法判決理由裡面加以交代就可以解決?

剛剛鑑定意見的結論也是認為在本案,個人認為應該給予杜案個案救濟,我們也知道憲法法庭不會針對事實的部分就個案認定跟審查,但是杜案本身是不是按照現行證據法則成立犯罪這一點,假設還有第8條第1項第2款的補充適用,在國家賠償法情況之下,仍然有補充適用的話,不去做這個事實認定的話,所謂個案救濟的結論是不是最後是由普通法院現在正在進行的高等行政法院去認定,而不會在憲法法庭判決的理由中加以交代,這個是一點問題要請教鑑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