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認為這應該是法律適用的問題,是競合還是國家賠償跟恢復條例權利同時可以行使,這是普通法院就可以判斷的法律適用問題。

我想說的是,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制定的時候,我很確信一件事,立法者沒有考慮第436號解釋的因素。但是並不排除說我們並非不可以把它放進來考慮,那是實體罪名的問題,並沒有考慮是經過什麼審判程序種類的問題,比如人身自由等等,立法者當時沒有這樣想,但是要不要說立法者因此排除了?我不會做這樣的負面解釋,我會說用第436號解釋去跟國家賠償搭配就可以了,所以這裡面都是法律適用的問題,這一些法律適用的問題,如果大院可以做更清楚的指示,我覺得大院應該給普通法院恰當用憲法精神給予指示,但這本來也是普通法院應該在法律適用上加以思考的問題,應該不構成聲請人請求賠償的障礙才對,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