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聽起來鑑定人對於在戒嚴時期非軍人使用軍事審判肯定第436號的見解,這裡有一個爭點是國安法第9條第2款,排除了您剛剛所說方案既判力可以去掉的程序,因為戒嚴法第9條其實是可以容許這樣的案件在解嚴上訴,但是國安法第9條第2款就排除了國安法第9條的可能性,沒有辦法上訴,可能立法者依此而考量以補償方式來進行,請問鑑定人對這一點的意見?